实控人曹抗美受贿成西上海IPO污点业绩增长乏力赢面多大

一个人要经常说谎,“谎话精”的tag便会一直跟随着他,比如余欢水;而一家企业的实控人曾涉嫌受贿,这个污点不仅不会轻易的消失,甚至还会波及其控制下的企业,企业形象遭遇减分,如何令投资者相信?

近日,西上海汽车服务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西上海”)更新了招股书,四年后再度重启IPO,其所面临的困局并不比四年前小。

公开资料显示,西上海是一家主营业务为汽车行业提供综合物流服务、以及汽车零部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企业。公司目前包括了两大业务,分别是汽车物流业务和汽配业务。

而公司应收账款主要由零部件仓储及运营、整车仓储及运营、零部件运输、零部件制造、整车运输等业务形成,属于公司的重要资产。

据悉,西上海此次拟在上交所募资4.98亿元,用于乘用车立体库扩建项目。

应收账款占比超30% 现金流压力大

但从业绩增速来看,2018年、2019年,西上海营收同比增幅分别为-0.54%、-4.47%,归母净利润同比增幅为6.76%、3.27%,下滑趋势很明显。而这与整个汽车行业处于冷却期不无关系。

竞争对手如此之多,西上海拿什么为自身赢得可观的局面?

桥水做空公司中,法国最多有16家,持仓52.4亿美元,其次是德国有12家,仓位48.8亿美元,荷兰和西班牙各有5家,仓位分别为17.2亿美元和1.1亿美元,意大利3家,仓位8.55亿美元。这些国家都是疫情较为严重的欧洲国家。

申报稿显示,2017-2019年,西上海实现营收分别为12.87亿元、12.80亿元、12.23亿元;对应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为8659.47万元、9244.68万元、9546.96万元。报告期内,公司业绩较为稳定。

可以看到,报告期内,西上海经营成本逐年扩大。而随着应收账款额度的不断加大,若公司应收账款不能按期收回或无法收回而发生坏账,将对公司经营产生重大影响。

目前尚不清楚桥水基金是对欧股下跌的直接押注,还是更广泛对冲策略的一部分。2018年桥水基金也进行过类似的押注。

因新冠疫情在全球加速蔓延,近一个月来风险资产暴跌,美股上演“史上最快牛熊转换”,欧洲斯托克50指数今年大跌逾30%,国债等避险资产则大涨。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报告各期末,西上海账上资金主要为银行存款,且存款与应付账款之比是分子小于分母的关系。

业绩增长乏力 研发不及3%

公司研发不及3%,且汽车制造行业寡头们市长率超50%。另外,汽车物流行业中领军的企业诸多如安吉物流、一汽物流、长安民生、风神物流、中都物流等,而这些企业均为整车制造厂商直属的物流企业。

关键字: 桥水 基金

当下的汽车行业正遭遇严峻的下行周期,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汽车产量和销量分别为2572.1万辆、2576.9万辆,同比分别下降7.5%和8.2%。

而原本以汽车物流业务(包括整车物流、汽车零部件物流)为核心,目前公司的业务重心正偏向汽配的零部件制造;而公司汽配业务的主要产品为包覆件和涂装件,但产品的技术含量较低。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业绩重度依赖上汽集团(600104,股吧)等大客户;申报稿显示,2017-2019年三个报告期内,西上海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3.72亿元、3.58亿元、4.08 亿元;占公司总资产的33.39%、32.56%、36.40%。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西上海疑似实控人曹抗美曾深涉上海经信委原主任李耀新受贿一案;公司申报稿披露,李耀新分别于2011年至2016年收受曹抗美提供的资金,共计817万元,也是因为此事件,西上海在2016年发起冲刺IPO不久后便迅速撤回了申请。不过,曹抗美最终在这一事件中全身而退。

不过上述押注不足以让桥水旗下主要基金免受巨额亏损,旗舰基金Pure Alpha Fund II今年巨亏约20%,知情人士称亏损主要是股市多头仓位和国债空头仓位所致。

另外,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付账款余额分别为3.29亿元、3.09亿元、3.00亿元,占流动负债比分别为48.31%、52.55%、59.29%;申报稿显示,应付账款主要由应付原材料款、应付外包运费、应付工程设备款等构成。

虽然行业整体下行,但打铁还得自身硬。近年来西上海主营业务占比逐渐减少,从2018年的47.78%下滑至45.71%除了零部件仓储及运营业务从2018年的11.29%微增至11.81%,其余业务皆处于下降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