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教育23周年盛典暨留学新规划讲座上海站

继6月20日环球教育23周年暨留学趋势发布会(广州站)的圆满落幕。2020年7月11日,环球教育23周年盛典暨留学新规划讲座(上海站)在上海新天地丽笙酒店盛大拉开帷幕。环球教育总裁赖寒老师、副总裁李虹桥老师、总裁助理李现伟老师、上海学校校长张威老师出席本次活动。

这次活动依然以环球23周年口号–“传承起航”为主题,讲述了环球自1997年创立至今23年的风雨历程。且考虑到高考刚刚结束,此次上海站发布会内容主要为初高中生专场。大家既可以聆听到语言考试官方代表的最新考试动态,也可以详细了解各大中学生出国留学语言考试的备考指南,更能获取中高考后升学新通道的信息。为华东地区乃至全国的中学生和家长带来了一场留学学术盛宴。

争议点二:新司法解释是否适用于金融机构

中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刘新宇认为,这个案件中,平安银行于2020年7月14日起诉,案件于2020年8月27日开庭审理,根据《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可推断案件的受理时间极有可能早于2020年8月20日。在这种情况下,法院却仍然适用了新司法解释中关于利率上限的规定进行了判决。

“这其实是两个概念,前面一句是关于法律适用问题,后面一句是在适用法律前提下,关于LPR标准的选用问题。”刘新宇告诉澎湃新闻。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 叶映荷

上述判决引发的争议主要有两点:

“降低融资成本是大势所趋。可能推动持牌金融机构对产品结构进行调整,加强助贷机构等合作机构的筛选,增加在金融科技等方面的投入,重构风控体系,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刘新宇说。

ETS官方代表赵宝玉女士受邀参加了此次盛典,她为现场的学生和家长们介绍了托福考试新政,托福ITP中国版考试,并介绍了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ETS官方所作出的应对和努力。赵女士表示环球教育一直与ETS保持着良好的合作关系,也非常认可和肯定环球教育作为一个教育集团的付出和成绩。希望有更多的机会能与环球教育合作。

一位业内人士对澎湃新闻表示,“借贷行为发生在2019年8月20日之前的,可参照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确定受保护的利率上限。 7月受理起诉,就按照今年7月份的LPR,这在民间借贷的案子里肯定是没问题的。”

参与本次活动的家长和同学们不仅收获了满满的干货,同时现场的礼品和现金红包更是让大家满载而归。我们为大家准备了Ipad、beats耳机、无人机等价值过万的抽奖礼品和精致用心的伴手礼。

李虹桥老师首先回顾了近期国际形势对出国留学的影响事件,表示政治的斗争不会影响国际教育的交流,出国留学的大方向不会变。并送给在座学生和家长八个字: “逆流出国 顺流人生”。

陈莹老师以“走近英国名校–清华北大很远,牛津剑桥很近”为主题,介绍了英国留学的利弊、2021年英国留学新政和英国名校留学所需条件。

争议点一:新司法解释是否适用于实施日之前发生的借贷合同

他指出,最高人民法院在2017年8月4日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金融审判工作的若干意见》(法发[2017]22号)中明确规定:“金融借款合同的借款人以贷款人同时主张的利息、复利、罚息、违约金和其他费用过高,显著背离实际损失为由,请求对总计超过年利率24%的部分予以调减的,应予支持,以有效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编著的《理解与适用》亦指出“金融借款的总成本显然应该低于民间借贷利率的上限。”此前司法实践中,亦多是以年利率24%作为金融机构利率的上限。

“事实上,新司法解释对借款人的保护更多,而对出借人的保护相对不足。如果金融机构和民间借贷机构合法权益得不到有效保护,金融机构的信贷资源或将重新集中于高信用等级客户,对长尾客户的信贷供给或将减少;而部分借贷机构因法律风险主动退出,加剧‘劣币驱逐良币’,借贷市场或将更加不规范。”董希淼说。

8月20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新修订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以下称“新司法解释”)。新司法解释将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调整为以中国人民银行授权全国银行间同业拆借中心每月20日发布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的四倍为标准,取代原来的“以24%和36%为基准的两线三区”。最新的LPR的四倍为15.4%。

李现伟老师以清华、剑桥和麻省理工三所大学的录取率和要求开篇,告诉各位学生和家长,顶尖大学招生的要求总结起来有三点:第一是有能力学这个专业;第二是喜欢学这个专业;第三是想要学这个专业。并详细介绍了各类国际学科考试针对名校录取所需的参考分数和常规三大国际学科考试(AP、A-level和IB)的区别。

环球教育23周年致辞

董文涛老师详细介绍了环球教育OSSD项目优势以及OSSD与其他国际课程的对比

“基于此,如果从降低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立法本意出发,即使新司法解释排除了对持牌金融机构的适用,持牌金融机构也应当参照新司法解释中的利率保护上限开展经营活动。”他说。

活动伊始,环球教育总裁赖寒老师为此次周年盛典致辞,赖寒老师指出环球教育自创立以来,在学术搭建,行业发展等多方面为中国教育事业做出的巨大贡献。来环球,去环球,环球教育将以国际化教育集团的标准,促进产业创新,引领行业发展,持续推动中国教育事业的进步与发展,为中国培养具有全球化视野的国际化人才作出应有的贡献。

“最高法明确规定不适用金融机构。”董希淼说。

该判决书显示,原告平安银行温州分行于2020年7月14日向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被告洪辉道偿还借款本金162661.65元及利息。若按照名义利率计算,则利息和逾期利息的年化利率分别为18.36%和24%。

新司法解释第三十二条规定, “本规定施行后,人民法院新受理的一审民间借贷纠纷案件,适用本规定。借贷行为发生在2019年8月20日之前的,可参照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确定受保护的利率上限。”

陈文认为,对于对公业务,影响并不是太大,但对于正规金融的个人带零售金融业务影响比较大,尤其是消费金融公司以及银行的信用卡业务。

该业内人士表示,从司法实践看,金融机构的利息标准不超过民间借贷是法院站在社会公义角度而非金融监管角度,得出的一种比较普遍的认知。这在金融监管系统之外,是比较普遍的,在日后的司法实践中相信还会继续。

若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同样适用于持牌金融机构,会有什么影响?

(2017)最高法民终927号判决书提到,金融机构的融资费用上限亦应参照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的民间借贷利率上限即年利率24%。

疫情影响下的留学新规划

但刘新宇表示,虽然新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二款明确排除了对金融机构的适用,但并不意味着金融机构能够以超过一年期LPR四倍的利率进行放贷。对于金融借款纠纷,法院虽然不能直接适用新司法解释的相关规定,但在审理金融借款纠纷的过程中仍然可能参照新司法解释中对利率上限的相关规定对利率进行调整。

判决书中提到的“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保护限度”即是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

刘新宇认为,除损失部分利润外,(持牌机构参考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保护上限)对持牌金融机构业务开展的影响相对有限,但可能会加大持牌金融机构针对存量逾期贷款开展催收工作的阻力。

董希淼认为,尽管金融机构利率上限已经放开,关于民间借贷的司法解释只适用于民间借贷行为,但在司法实践中,部分地方法院按照央行规则认定金融机构贷款无利率上限,而部分地方法院以民间借贷利率上限来约束金融借贷行为,从而造成利率上限管制政策的“双轨制”。此外,在民间借贷利率司法上限大幅度下调之后,如果金融机构借贷利率高于4倍LPR,金融机构还将面临较大的道义压力。

董希淼则指出,新司法解释不适用于金融机构和金融借贷行为,是明确无误的。但新司法解释将可能对金融业务产生重大影响,进而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金融服务小微企业和居民个人的意愿和能力。

受疫情影响,家长们对于未来3年乃至长期的留学前景尤为担忧,本次活动中李虹桥、李现伟老师、陈莹和董文涛老师分别从新形势下的留学决策、国际学校择校、留英学生规划和环球OSSD项目等不同角度做出了详细的介绍和中肯的建议。

具体而言,董希淼表示,对部分城商行、农商行、民营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等中小金融机构以及信用卡等金融业务,新司法解释将带来较大的影响。中小金融机构负债来源狭窄、资金成本偏高,因此借贷利率往往高于大型金融机构。在近年来创新的互联网贷款特别是互联网联合贷款中,金融机构获客成本、运营成本、风险成本都较高,且涉及多方参与主体,目前确有部分信贷产品利率高于4倍LPR。而信用卡业务由于存在较长免息期等,透支利率上限为日利率万分之五,折合年利率为18.25%,也超过了4倍LPR。

上述业内人士表示:“有法院这么判,是意料之中的。”

“在这个案件中适用新司法解释可能不符合新司法解释第三十二条的规定。”他表示。

董希淼建议,最高人民法院可以就金融机构不适用新司法解释等相关问题,发布指导意见、会议纪要等形式,在全国范围内统一裁判规则,并加强对地方法院的审判指导,减少因理解和执行尺度不一给金融机构带来困扰,更好地维护司法公正。同时,加强对金融机构和民间借贷资本合法权益的司法保护。

环球教育资深名师王硕实老师在以雅思备考为主题的讲座中,指出首先要充分了解自己的英语水平和雅思考试,其次正确认识自己的雅思备考周期。建议考生首先参加一次雅思模拟考试,了解自己的水平。同时需要培养和加强自己的学术和思维能力,最后是需要选择适合的老师进行指导和培训。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表示,以前正规金融的司法保护上是参考民间借贷的,但中国的利率市场化之后,正规金融的司法保护上限也应该做一些调整。否则会出现一个问题:用助贷的形式把民间放贷行为变成正规金融的放贷行为,这里面就存在比较大的司法保护套利空间,也会导致大量的民间金融风险,正规金融风险也会加大。

“温州判例太随意太任性,与最高法司法解释直接违背。”中关村互联网金融研究院首席研究员董希淼表示,“时间点不对,法不追溯既往。”

他表示,最高法曾有相关判例,下面法院肯定都套用了此判例。

2020年8月27日,温州市瓯海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该法院认为,原告主张的期内利息、本金罚息、复利,其总和已超过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保护限度,利息要参照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进行计算,计52744.27元(远低于原告主张的83519.85元)。在逾期利息上,原告主张按月利率2%计算已超过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四倍的保护限度,该法院酌情调整为原告起诉时一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的四倍计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