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部高度赞赏俄方反对借疫情污名化中国的客观公正立场

新华社北京5月11日电(记者朱超、温馨)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11日说,中方对俄方反对个别国家企图借疫情污名化中国的客观公正立场表示高度赞赏。

当日例行记者会上,有记者问:5月8日中俄两国元首通电话时,俄罗斯总统普京表示反对借疫情指责中国。俄罗斯总统新闻秘书、外长、驻华大使等官员及有关专家学者近来均表示反对将疫情政治化,认为应通过公正的科学研究调查真相,不应将疫情用作可能的政治武器。中方对俄方上述表态有何评论?

行之有效的对外政策的特点之一是它在幕后运行,既不张扬,也不特别显眼。各国政府必须迫切采用这种做法,遏制新冠病毒疫情引起的越来越严重的全球恐慌。

“针对个别国家企图借疫情对中国污名化、‘甩锅’的行径,普京总统、拉夫罗夫外长均明确表达反对立场。”赵立坚说,日前,多位俄罗斯政界、学界人士也纷纷仗义执言,指出“五眼联盟”发布的所谓“中国隐瞒新冠肺炎疫情信息的报告”的荒谬之处。“中方对俄方客观公正的立场表示高度赞赏。”

他分析说,多吃少动是肥胖最主要的病因,但也有一些肥胖与遗传基因有关,还有一种继发性肥胖是由一些疾病导致内分泌功能紊乱引起的。

这场危机提醒人们,为什么各国政府必须把卫生视为对外政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事实上,假如政治领导人奉行全球卫生外交,那么当前的恐慌在很大程度上是可以避免的。

应对新冠病毒的冲动性对外政策,例如旅行禁令和暂停经济活动,不仅缺乏科学证据的支持,而且从长远来看还可能被证明是有害处的。相比之下,软实力(即一个国家通过劝说和外交活动影响其他国家偏好的能力)往往更为有效。事实上,对应对新冠病毒(以及未来疫情)来说最为有效的三个策略要求各国政府和其他各方加强合作,深化互信,并建立促进基于证据的科学数据自由传播的平台。

不控制饮食有可能反弹

面对像新冠病毒这样的全球性疫情,政治领导人应该以科学证据和同情心为导向,而不应以无根据的传闻和排外情绪为导向。开明的全球卫生外交可以拯救无数人的生命。

“五个一批”脱贫措施实施以来,取得了哪些成果?带动脱贫的效果怎么样?今天(5月11日)一起来看易地扶贫搬迁取得的进展。

王存川介绍,临床观察发现,减重手术后一年半内是“蜜月期”,这段时间患者的体重下降得非常快,一般都能回归到正常体重。术后减重的速度以及减重“蜜月期”过了以后,体重维持的情况牵扯到很多因素,包括手术方法是否合适、手术做的是否标准,术后随访的情况,患者有没有养成正常的饮食习惯等。“并不是说做了减重手术就一劳永逸。这是一种通过有创方式让体重快速降下来的方法,绝大部分患者可以长期维持正常体重,但并不意味着患者可以胡吃海喝,否则还是可能反弹。我们一直要强调改正以前不良的饮食习惯和运动习惯,才能长久维持正常的体重。”(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张青梅 通讯员张灿城、王雪)

首先,应该把卫生视为全球公共产品。拥有强大的系统收集和传播科学研究成果的国家应建立协作网络,让中低收入国家可以在这些协作网络上报告和发表有关传染病疫情的信息。所幸的是,《柳叶刀》《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等重要的国际医学杂志正在收集——并快速发表——基于证据、经同行评议的有关新冠病毒临床和公共卫生特点的数据。这非常重要,因为新冠病毒不是最近几周唯一在全球传播的流行病,网上(尤其是社交媒体平台上)虚假信息的流行病也在全球传播。

在全球化的世界里,我们无法忽视其他国家发生的卫生风险。富裕国家政府尤其不应把全球化和相互依赖程度的增加,视为可以让公司把制造业活动和供应链放在中低收入国家的单纯的经济现象。有条件的国家还有责任建立支持机制,帮助其他国家处理新的卫生威胁。

肥胖对人体的危害众多,“不只是胖一点、影响外观那么简单,一动就出汗、气喘吁吁,不能爬山,最起码生活质量会受到很大影响。”王存川说,如果BMI指数超过32,继发糖尿病、睡眠呼吸暂停综合征、高血压、心肌缺血等各种疾病的比例明显增加,严重危害患者健康,甚至导致猝死。

临床上,有些患者因担心麻醉风险而不敢手术,对此,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麻醉科主任李雅兰教授表示,相比于麻醉的风险、手术的风险,过度肥胖带来的气道窒息缺氧和猝死风险更大。目前,麻醉的技术发生了很大进步,患者做完手术后可以立即拔掉气管导管,在复苏室患者就可以坐起来讲话,回到病床可以立刻下床行走。

新冠病毒已经扩散到20多个国家,世界卫生组织最近宣布新冠疫情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我们的麻醉科医生和外科医生经过数千台手术的合作,彼此之间已经非常有默契,而且在手术前会对患者的整体情况做个评估。遇到特殊的病人,比如心血管疾病的病人,术前会请多学科一起对患者进行评估,讨论术中、术后需要注意的地方,所以目前麻醉是非常安全的,患者不用担心。”

研究表明,BMI超过35的时候,病死率比平常的人增加30%-40%。肥胖症会使预期寿命减少6-7岁。更可怕的是,如果重度肥胖,BMI大于40的时候,男性的平均寿命会减少20年。

现在,四川省昭觉县已在安置点周边启动建设十多个现代农业产业园,将安排贫困群众就近务工,以产业发展带动就业,解决大部分贫困群众增收问题。另外,针对一些劳动能力不足、外出务工有困难的群众,全县已开发了公益性岗位5000多个。

王存川表示,选择何种术式要在减肥中心由多学科团队来科学评估,根据患者肥胖的程度、肥胖的原因、因肥胖引起代谢疾病的程度等,以及患者的饮食习惯、年龄、性别等综合考虑选择最佳的手术方式。

很多肥胖患者在经历了节食、运动、吃减肥药后仍然不能减轻体重时,往往寄希望于减肥手术。对此,王存川教授表示,减肥手术有非常严格的手术指征,一般来说,BMI体重指数超过35,通过非手术方式很难减轻体重时可以考虑减重手术。体重指数在27.5到35之间,但是有非常严重的代谢疾病,比如糖尿病,通过药物控制不好时也可以考虑手术。

这次昭觉县易地扶贫搬迁共有4个社区,将安置来自全县28个乡镇92个边远山村的3914户贫困群众,整个安置点入住将在5天内基本完成。安置点周边配套修建的7所学校3所医院也在抓紧施工,今年8月20日之前交付使用。

[ 责编:刘希尧 ]

第三,各国政府应该投资建立可以跟踪疫情传播的数据管理系统,该系统最好是实时的。这些数据对帮助各国就如何以最佳方式应对病毒作出明智决定至关重要。

5月10日,四川凉山州昭觉县易地扶贫搬迁县城集中安置点正式启动搬迁入住,将有超过1.8万名贫困群众陆续搬进新家。对昭觉县阿土列尔村村民某色伍哈来说,今天是值得纪念的日子,他分到了一套100平方米的房子。

记者从国家发展改革委了解到,目前全国已建成安置住房266万余套,960多万贫困人口通过异地搬迁摆脱了“一方水土养不好一方人”的困境。今年以来,中央又印发《2020年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若干政策措施》,明确了25项后续扶持具体政策措施,建立了安置区“扫尾”工程定期调度挂牌督战机制,督促四川凉山州、云南怒江州、昭通市等地全面扫尾、加快入住。协调安排地方政府一般债务规模264亿元、中央财政扶贫资金48亿元,用于易地扶贫搬迁后续扶持。

一些国家与美国一样,暂时拒绝最近曾在中国境内旅行的外国人入境。然而,知名卫生专家认为,这些限制性政策通常专门用来应对威胁生命的局面,不大可能阻止被世界卫生组织称为“COVID-19”的新冠肺炎的蔓延。相反,这些措施加剧了投资者的恐慌情绪。

他表示,俄方这一立场充分体现了中俄关系的高水平,有力印证了齐心协力、团结互助、积极践行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是国际社会的主流声音。“那些对中方无端指责、在疫情问题上颠倒黑白、诿过他国的行径不得人心,也注定不会得逞。”

据介绍,我国开展减重手术已有20多年的历史,具体的术式也有很多种,目前做得最多的有两种,一是袖状胃切除手术,就是把胃切除一部分,减少胃容量,这样术后吃的东西减少了。第二种是胃旁路手术,把胃分成两部分,有效的胃变成小胃,然后把小肠减少大概1/3到1/4,不吸收食物,这样达到双管齐下,既吃得少又吸收得少。

某色伍哈原来生活的阿土列尔村上下都要攀爬800米的悬崖,又被叫做“悬崖村”,他的这间屋子是土坯房,一家6口人挤在一个屋子里。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搬得出的问题基本解决后,后续扶持最关键的是就业。乐业才能安居。解决好就业问题,才能确保搬迁群众稳得住、逐步能致富,防止返贫。

其次,不应该让可能成为疫源地的国家有被污名化的感觉。各国政府需要建立正式的保密渠道,让官员们可以自由分享有关新出现的卫生风险或潜在疫情的信息。如果有更为协调的全球卫生外交,这次疫情的影响本来是可以减轻的。

“减重首选还是非手术方式,最好通过合理饮食和运动来控制体重。减重手术毕竟是个外科手术,能不手术最好。”王存川教授说,但如果患者没有运动能力,一活动就有心衰的表现,全身大汗,呼吸困难,这些患者应该通过手术治疗。

术后一年半是“蜜月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