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媒曼联将签下英超当红中锋2700万替身已到位

据葡萄牙媒体称,曼联将在今年夏天签下狼队中锋劳尔-吉门内斯。

葡萄牙《RTP》称,吉门内斯即将转会曼联,而狼队已经签下了他的替代者,布拉加SC的葡萄牙前锋保利尼奥(Paulinho)。本赛季,保利尼奥出场48次,打进25球,助攻9次,狼队已经达成了2700万英镑引进他的转会协议。

回乡不久后,贺知章与世长辞,终年八十六岁。

这天,送别的场面可谓相当隆重,“吹笙击鼓,尽是仙乐,闻者无不增叹”。送别的队伍里,有太子、宰相,还有李适之、韦坚、梁涉、何千里、姚鹄、于休烈、卢象等等皇宫贵族和文坛才俊。

也在这一年,唐玄宗前往东岳泰山举行了隆重的封禅仪式。他召见贺知章去讲解和拟定礼仪制度,听完上奏,唐玄宗肯定道,咱俩想到一块儿去了,“朕正欲如是,故问卿耳”。

之后,经陆象先向朝中举荐,贺知章得以升任太常博士。他的仕途走得平稳,一路担任国子四门博士、太常博士、太常少卿、礼部侍郎等职,最后授秘书监,人称“贺秘监”。

29岁的吉门内斯本赛季表现出色,在狼队出场53次,打进26球。

不像其他大唐时的诗人,贺知章一生留下的诗作非常少,但都是脍炙人口的名篇,例如人人都会背的《咏柳》,《唐诗笺注》评价说:“赋物入妙,语意温柔。”

当时,李白也写了为贺知章的送行诗,还在诗里向老朋友发起邀约:“我可不可以问问,你这只打算栖息在琼树上的仙鹤,何年何时又飞回帝城,与我们再喝上几杯呀?”

生于初唐,又得唐玄宗器重,虽说贺知章赶上了盛唐最好的一段时光,但盛世之下也有暗流涌动——唐玄宗在位时期,朝内派系斗争不断,开元后期李林甫与张九龄之争尤其激烈,之后张九龄被贬,曾和张九龄有着共同追求的贺知章也难免被波及。

他们要送一个人回乡——贺知章。

如果古代有一本《贺知章的说话之道》,那一定会在畅销榜上名列前茅。

“知章骑马似乘船,眼花落井水底眠。”写的是贺知章喝醉以后骑马,就像乘船一样摇摇晃晃,结果醉眼朦胧地掉到了井里,他干脆就在井里睡着了。

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

刚在长安相识时,四十多岁的李白还是一个没什么名声的布衣,贺知章已经八十四岁,又是身居重要官职的大人物,但两人一见如故,贺知章拿起李白的诗作《蜀道难》,刚读几句便连连惊呼:“你就是天上贬谪下来的仙人吧!”

截至二季度末,纳入统计范围的保险公司平均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42.6%,平均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230.4%,保险业偿付能力充足稳定。

该报道称,在签下保利尼奥后,狼队将放走吉门内斯,墨西哥中锋的下一站将是老特拉福德。

辗转于官场之中,贺知章的心态逐渐有所改变,到了晚年,他醉心翰墨诗酒,放浪不羁,《旧唐书》说:“知章晚年尤加纵诞,无复规俭,自号‘四明狂客’, 又称‘秘书外监 ’,遨游里巷。醉后属词,动成卷轴,文不加点,咸有可观。”

为朝廷工作了一辈子,他向唐玄宗请辞,说自己前段时间生了场大病,实在无法再胜任工作了。

听闻贺知章去世的消息,李白无比悲伤,他曾写下多首诗歌来怀念贺知章,细数两人在长安相识、把酒言欢的往事,回忆贺知章的知遇之恩,“金龟换酒处,却忆泪沾巾”,“人亡余故宅,空有荷花生。念此杳如梦,凄然伤我情”,感情真挚无比。

勤勤恳恳为官几十年,贺知章得到了大家的敬重,唐玄宗写诗说他“岂不惜贤达,其如高尚心”,唐肃宗也感激他担任太子侍读时的指导,称赞他“器识夷淡,襟怀和雅,神清志逸,学富才雄”。

这样的好性格让贺知章结交了许多朋友,其中最为出名的友谊,是他和李白的“忘年交”。

回顾贺知章的一生,可以算得上“低调又圆满”。

不仅如此,唐玄宗还亲自写下赠诗,群臣跟着和作,最后给贺知章送行的诗达到了三十多首,皇帝为此特地写了序。

有一年,惠文太子去世,唐玄宗下诏命礼部选拔参加葬礼的人选,贺知章在任用人选问题上难以取舍,一些人不满意他安排的名单,便跑到贺知章府门外吵吵闹闹,把他堵到不能出门。

公元744年,时任太子宾客、正授秘书监的贺知章突然辞官,理由是自己大病了一场,他上书唐玄宗请度为道士,希望皇帝把自己在京城的府邸改为道观。唐玄宗都答应了,不仅将镜湖剡川一曲赐与贺知章,又提拔他的儿子为会稽司马,可谓风光无限。

但是,一生狂放不羁的李白,却从不会在另一个人面前耍“高傲”,他是谁?

数遍中国古代文学史,能获得如此荣耀的文人少之又少。

贺知章好喝酒,他与李白、李适之、李琎、崔宗之、苏晋、张旭、焦遂被称为“饮中八仙”,杜甫的《饮中八仙歌》写了这八位醉态可掬的“仙人”,其中第一个出场的,就是年龄最大的贺知章:

不过,人缘极好的贺知章,也有过“翻车”的时候。

两人聊得越来越起劲,打算开怀畅饮一番时,恰好手头无钱沽酒,贺知章毫不顾忌地取下自己身上显示官品的金龟,让人换了酒来喝,成就了一段“金龟换酒”的佳话。

面对这位年事已高的老臣,唐玄宗虽然不舍也答应了,他赐给贺知章镜湖剡川一曲,又赐周公湖数顷为放生池,并打算为贺知章办一场盛大的送别宴会。

李白“谪仙人”的称号由此而来。

公元725年,贺知章迁礼部侍郎,同时还兼集贤院学士,史载:“一日并谢二恩。”

《全唐诗》里还有贺知章留下的一句散诗:“落花真好些,一醉一回颠。”其真性情可见一斑。

天宝三年(公元744年)正月初五,这一天是个重要的日子,唐玄宗大摆酒宴,皇太子、朝廷百官在长安城站成了浩浩荡荡的队伍。

37岁那年,贺知章进士及第,为当年的超拔群类科,授职国子四门博士。他与包融、张旭、张若虚并称“吴中四士”,因才华而扬名京城。

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

贺知章想来想去实在没辙了,最后只好搬个梯子爬墙上去,这才躲过一劫。

贺知章老了,八十六岁的年纪,在那个年代已经非常高寿。

史书载,贺知章“性放旷,善谈笑”,为人洒脱幽默、人缘极好,他的好友陆象先就说:“我和我的子弟分开多少天都没事儿,但只要一天不见到贺兄啊,就感觉自己粗鄙又肤浅。”